<rt id="wie0c"></rt>
<tr id="wie0c"><xmp id="wie0c">
<sup id="wie0c"><wbr id="wie0c"></wbr></sup>

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,第一手的商務信息

當前位置 : 區域電商 > 廣東 > 正文

“禁新令”實施一年廣州共享單車減少超30萬輛

來源:金羊網作者:2018-09-06 15:20:42
導讀:隨著共享單車的減量,共享單車不文明停放、閑置車輛堆積等現象減少。但也有部分廣州市民表示,經常遇到“一車難求”的狀況。

去年8月29日,廣州市交委發文嚴禁共享單車企業在廣州投放新車。如今,共享單車“禁新令”實施已滿一年。記者從摩拜及ofo兩家共享單車企業獲悉,兩家企業過去一年已在廣州減量超30萬輛車。如算上已退出廣州市場的企業,廣州過去一年共享單車減量則會更多。

隨著共享單車的減量,共享單車不文明停放、閑置車輛堆積等現象減少。但也有部分廣州市民表示,經常遇到“一車難求”的狀況。對此,有企業認為,無法全面覆蓋的供求關系,已影響客戶出行體驗。也有企業表示,通過合理的調度仍能維持供求平衡。

減量

一年少30萬輛共享單車

目前,在廣州市場運營的共享單車僅有摩拜和ofo。摩拜方面5日向記者表示,從2018年4月至今,摩拜在廣州已經環保報廢超過10萬輛摩拜單車,實現舊車100%回收并進行全生命周期管理。今年年底前,計劃會有超過15萬輛摩拜單車進行環保報廢。ofo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,今年已經回收了8萬輛舊車輛,加上調離廣州的車輛,今年廣州市場已完成減量近20萬輛,到今年年底還會繼續減量超過10萬輛。

從以上數據來看,目前,廣州共享單車總量已比去年減少了30萬輛。

隨著共享單車數量減少,因不文明用車影響市容的行為也減少。4日和5日,羊城晚報記者巡城發現,一直實施“禁停令”的天河路維持良好的市容環境,往日亂停放現象較多的黃埔大道和中山大道BRT站附近,亦少見共享單車堆積現象。

難覓

“開四停四”激活單車需求

雖然市容有了明顯變化,但也有市民反映共享單車難覓。市民林先生表示,天河區天府路、東方一路等路段常常一輛車都找不到,影響出行。羊城晚報記者5日10時許在天府路看到,整段路只有9輛共享單車停放。而記者逐一檢查發現,9輛車中有4輛為故障車。市民薛小姐也反映,黃埔區蘿崗地鐵站到政務服務中心一帶,想找共享單車很難,羊城晚報記者5日11時實地探訪發現,在這條香雪三路上只零星停放了8輛共享單車。

什么原因導致市民“找車難”?共享單車企業表示,主要是受共享單車使用率提升、新交通管理辦法實施等因素影響。

“免押金是一個節點,廣州的摩拜用戶增長一直穩居全國前五,廣州實行的‘開四停四’政策也激活了一部分用戶。”摩拜方面表示,據數據顯示,摩拜在廣州的日周轉率較去年同期增長超20%。

ofo方面也作出類似分析。在“開四停四”正式開罰后,ofo提供的公開數據顯示,8月份晴天工作日使用數據較7月上漲約3%,番禺、天河、海珠等區域騎行數據上漲約7%。除了“開四停四”新政影響外,ofo還認為,電子鎖、規范停放和市容治理,也讓一部分市民在主觀上感覺“車子少了”。

解決

靈活調度或可調節供需

如何解決“找車難”?

有企業認為,可通過靈活調度車輛解決“找車難”。“基于衛星精準定位和物聯網技術的綜合運用,通過大數據發現城市用戶騎行規律,據此預測單車供需、合理擺放共享單車,智能動態調節供需平衡。”摩拜方面表示。

ofo則表示,雖然能夠動態調整,但車輛目前已經無法做到全面覆蓋,“有些地段用戶需求旺盛,在用車高峰,車輛會被大量騎走,從而出現沒車可用的狀態。”人流的“潮汐”現象也影響車輛的使用,從而影響用戶的出行體驗。

此外,尚未進入廣州市場的哈羅單車方面則表示,根據他們的監測,摩拜和ofo的投放還是集中在中心城區,而在一些偏遠郊區雖然有剛需,但卻無投放。

而對于普通消費者,眼看著那些被鎖在路邊、被放在暫存場卻不能用的單車,則頗為無奈。

此前羊城晚報報道過,一塊位于高塘軟件園內天政街以東的空地,被辟為共享單車暫存的場所。執法部門在珠江新城一帶查處的違停車輛、運營企業閑置周轉的車輛,會被運到空地內暫時存放,有需要時會再運到市內運營。

9月5日,記者回訪高塘軟件園共享單車暫存場,發現場內依然暫存著大量的共享單車。雖然不少車輛處于故障狀態,但打開共享單車APP,記者發現部分場內車輛可掃碼騎走。

“擺在里面不能騎,太浪費了。”與暫存場一墻之隔的軟件園大樓物管告訴記者,高塘軟件園一帶共享單車少,將暫存場內沒有故障的車靈活流通,或許是解決“找車難”的方法之一。

調查

車輛損壞、被上私鎖、胡亂堆放……

共享單車“通病” 仍未“治愈”

雖然因不文明用車影響市容的情況減少,但在部分路段,車輛堆積如山、車輪變形、鏈條損壞、二維碼模糊,共享單車的“通病”仍未“治愈”。

4日晚,距離“找車難”的中山大道天府路路口僅一公里的上社,羊城晚報記者看到,狹窄的口崗新大街內,起碼堆有兩處“車山”。兩座“車山”均和常人身高相當,超過10輛各種品牌共享單車堆積。“這堆車至少堆了半年。”看見記者拍照,“車山”旁一家店的店員表示,希望相關部門或者公司能盡快挪車,堆積如山的車影響店鋪生意。同是位于上社片區的荷光路南段,也有很多共享單車隨意堆積在路邊。

在廣州科學城,5日11時許,記者發現,從暹崗地鐵站到蘿崗地鐵站之間2.5公里的開創大道,可使用的共享單車數量屈指可數,而且有幾輛已損壞無法使用。

自然損耗和人為破壞是共享單車損壞的主因。“正常單車壽命可達到三年。但因為一些人為損壞等原因,單車壽命只能保持一兩年。”ofo方面表示。例如,今年7月份,摩拜廣州在半個月內從河涌中打撈共享單車1178輛,其中61%為摩拜單車。而ofo小黃車從今年4月份在廣州開啟的打撈工作中,也打撈了近2000輛。

此外,被私鎖的共享單車仍然不少。5日12時許,記者在白云區人和地鐵站附近發現了不少共享單車——一共有38輛共享單車停在該站三個地鐵口外圍,但細數這38輛共享單車,竟有28輛被五顏六色的私鎖套牢在人行道護欄上,另外有9輛車亦因不同程度的損壞無法使用。38輛共享單車,只有1輛可供騎行。

“這些人怎么那么沒有公德心?”一名穿著廚師制服的男子正頂著烈日尋找共享單車。當看到地鐵站外共享單車不是被私鎖就是破爛不堪時,男子無奈搖頭。

熱門標簽
微信掃一掃
關注EC官微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