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wie0c"></rt>
<tr id="wie0c"><xmp id="wie0c">
<sup id="wie0c"><wbr id="wie0c"></wbr></sup>

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,第一手的商務信息

當前位置 : 電商時政 > 金融支付 > 正文

100%集中交存央行后: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款首減2300億元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:謝水旺2019-03-08 10:06:06
導讀:記者發現,奇怪的是,客戶備付金存款首次減少,且相比2018年12月末,客戶備付金存款居然銳減2314.18億元,較2018年12月末下降14.2%,下降幅度較大。

近期,包括ofo小黃車在內的共享單車押金問題備受關注,但一直懸而未決。

有業內人士指出,一些共享單車的客戶押金,實際上也是備付金。反觀支付行業,也曾發生挪用客戶備付金等亂象。直到今年1月14日,實現全部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100%集中交存央行。這也意味著,支付機構告別躺著賺備付金利息收入的好日子。


艾瑞咨詢最新報告指出,在政策要求下,備付金利息收入及金融投資收入消失,對現有收入可能會有銳減3%-30%的負面影響。而且,支付機構通道成本升高,原有通道營收模式難以繼續。

在綜合經營成本上升的壓力下,繼去年8月微信對信用卡還款收費后,支付寶也加入了收費大軍。2月21日,支付寶公告稱,自3月26日起,通過支付寶給信用卡還款將收取服務費。

央行最新數據顯示,今年1月末,非金融機構存款(注:支付機構交存央行的客戶備付金存款)為13985.62億元,由于已經實現全部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100%集中交存,這一數據也是備付金總規模。

但是,記者發現,奇怪的是,客戶備付金存款首次減少,且相比2018年12月末,客戶備付金存款居然銳減2314.18億元,較2018年12月末下降14.2%,下降幅度較大。

“應該是有重要原因,減少規模和下降幅度有點大。”一家城商行網絡金融部人士指出。

基本排除周期性因素

長期以來,僅個別支付機構在上市材料中披露了零星數據。多位業內人士表示,支付寶、財付通這兩家支付巨頭合計市場份額超過50%,可以推測這兩家的備付金規模巨大。

比如,匯付天下港交所招股說明書披露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,匯付天下利息收入(主要來自客戶備付金結余)分別是2610萬元、3830萬元、6160萬元;寶付支付上交所招股說明書披露,截至2017年6月30日,寶付網絡的備付金余額為43億元,相對于大型支付機構來說,余額較小。

艾瑞咨詢最新報告估算,截止到今年1月,支付寶、財付通保守來看將有超過6000億元規模的備付金全額交存,無法產生利息收入。

而行業數據則在官方統計數據中,非金融機構存款即支付機構交存央行的客戶備付金存款,2017年6月末首現央行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,此后隨著集中交存比例提高,一直處于增加趨勢。

記者查閱央行數據并按集中交存比例20%測算,2017年12月末,客戶備付金存款為994.9億元,備付金總規模為4974.5億元;2018年1月末,客戶備付金存款為1237.57億元,備付金總規模為6187.85億元。

無論從客戶備付金存款還是備付金總規模來看,2018年1月末均較2017年12月末明顯增加。對此,一位支付機構人士如此表示“確實跟周期性因素沒有關系。”

或因多種因素導致

華東一家支付機構高管的說法較為中肯,他認為:“減少2300億元很正常。斷直連以后,銀聯和網聯對代付業務有新的要求,如協議支付。”

他舉例,以前保險公司希望支付機構代付資金,這筆資金就成了備付金,在直連銀行模式下,支付機構直接付出去了。現在,銀聯和網聯需要支付機構提交協議,但保險公司不可能把保單等材料給支付機構,于是支付機構就代付不了,失去了很多業務,資金規模較大,因此,備付金存款銳減。

上述華東支付機構高管還稱,也有合規經營的因素。由于支付機構從嚴約束,在直連模式下為一些灰色網站代收付資金,斷直連后也不再為這些網站提供支付服務,減少許多代付業務,從而減少許多備付金。他還認為,2月末數據可能更少,3月末數據就持平了。

多位支付機構人士表示,今年開始,大多數支付機構調整了業務策略,風控更加嚴格,對部分可能存在風險的商戶進行清理,特別是非法賭博網站等,使之更符合監管要求,由此導致交易規模萎縮。他們預測,整個一季度都會處于下滑狀態。

中國支付網創始人劉剛認為:“一方面,全額交存已經到頂,雖說1月14日是最后期限,但是可能2018年12月底就交得差不多了;另外,支付機構大力推廣信用支付,如花唄等產品,無需消費者先行支付現金,因此而減少了不少備付金。”

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也可能存在支付機構變相留存部分客戶備付金,避免利息收入損失,業內稱為“備付金出表”。

一位支付機構人士坦言,比如,部分銀行設立虛擬賬戶,幫支付機構做備付金出表;或者,支付機構和一些商戶協商好,以商戶名義購買理財產品,以此留存備付金。

“主要針對回款周期要求不高的商戶,有些機構挺早開始做了,我們也想做這塊,由于監管趨嚴,沒推起來。現在做這個的很少了。”上述支付機構人士稱。

熱門標簽
微信掃一掃
關注EC官微
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